载于《程序员》杂志2013年第11期。
在写作业写得死去活来的一个晚上画出来的。于是~~~
但是也可以解释为一种充满节奏感的重复对吧。
点击看大图

 运行结果——《神秘的程序员们》系列漫画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

载于《程序员》杂志2013年第10期。
到枫叶国以后画的第一张漫画。灵感来自加拿大国税局网站 7*21 服务(每天都3小时停机维护,是的,你没看错,停机维护网站)。
点击看大图

 别人的记忆——《神秘的程序员们》系列漫画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

原载于《程序员》杂志2013年第8期。
画于天津。出国前画的最后一期漫画。把上海的房子退了,十个纸箱加一后备箱打包到天津。
于是~~“数位板找到了,可是我的笔呢!!!”
终于~~亲爱的读者们,所以这是一期用鼠标画出来的漫画,所以看到大量似曾相识的场景请保持镇定。
点击看大图

 别人的记忆——《神秘的程序员们》系列漫画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

转载于 http://blog.devep.net/virushuo/2013/06/30/post_84.html
到这个月,《神秘的程序员》漫画已经诞生了四年。我和西乔互相谦让了一番之后,写一篇纪念文章的任务最终还是落在了我的身上。
2009年6月,我们还生活在北京,在那个月的月初,我们结了婚。婚礼之后,有一天我们发生了一段很好玩的对话,这段对话又囧又好玩,在我们哈哈大笑时,我突然想到是不是能改变成漫画,毕竟,程序员是一个有点特别的职业,这些人既傲慢又谦虚,既开放又封闭,对于和他们合作的其他行业,他们都显得神秘而难以理解,而他们自己的大量经验、教训和知识很难分享给别人,尽管这些往往是对的,但和他们合作的人以及管理层通常对此无动于衷。关于程序员、项目管理和工程的书汗牛充栋,但漫画几乎没有,甚至在英文世界这也几乎是空白。我们都意识到了这是一件值得尝试的事情,但在那个时候,西乔几乎没正式画过漫画,大概也从来没想到过竟然可以把一部漫画连载了四年之久。这部漫画和我们的两只猫咪(推特和翻墙)一样,是我们这四年生活中少有的一直陪伴我们的生命。
那天的对话,最后成了这部漫画的第一期,贴在了西乔的blog上,那一天是6月14日,距离我们的婚礼过去了10天。今天回头看来,那一期无论是人物对白还是形象都如此的粗糙和不成熟。转天她兴趣大发,又画出了第二期,同样贴在blog上。在同一个月,Google被封,于是有了第三期。这个时候,我们只有一个小的非凡数位板,为了画的更爽点,我们从当时的邻居口袋家借了一个影拓3来用。当时我们也没太认真思考这部漫画的未来,只是尽量把周围有意思或值得一提的故事表现出来。多谢我们的朋友,时任CSDN副总裁的韩磊,他把这部漫画转给了《程序员》杂志,让这部漫画得以成为杂志的一个栏目。成了固定的栏目之后,创作周期就不再像过去那样随心所欲,这种压力和动力倒是保证了漫画一直存在到了今天。
随着这部漫画的读者范围扩大,我们也一直尝试让它传达更多的意义,内容也就不仅局限在单纯好玩的故事。我们开始用它来表现项目管理,常见的陷阱,公司困境,以及一些感情生活。我们希望更多和程序员打交道的非程序员也愿意看这部漫画,并且希望通过漫画帮助程序员传达他们想说的。对于有几年实际项目经验的人,如果从头看一遍这部漫画,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你身边发生过。这绝不偶然,漫画所用的题材多数都是取材于真实案例,就算是少数来自计算机工程经典书籍的,也是我们自己目睹或经历过的故事。我从高三时开始帮别人做项目,一直到现在始终都在和项目与技术团队打交道,西乔从大学时代开始帮别人做外包,至今也经历了很多大项目。不夸张的说,除了那些简单好笑的,大部分漫画的背后都是真实的血泪和金钱。
西乔是一个有毅力又喜欢创新的人,她一直试图尝试更多的表现形式,把这四年的漫画放在一起,你会看到很多不同的分格和排版方式,甚至还有一期尝试过利用众包获得内容,最后做成了强手棋的样子,这些都让漫画变得更有趣味,这些创新一直到最近仍然在发生,比如,最近她画过两期科幻故事,如果你认真看,会看到Spock和Kirk船长出现在漫画中的屏幕上。这样的彩蛋小趣味有很多,比如,在谈论一段充满补丁的代码时,我们节选了网上著名的恶搞Windows泄漏代码,在谈论早就改修改的代码时,做为BSD粉和GNU黑,我干脆直接从linux kernel里面找了一段丢给西乔做背景用,你还能看到当年风靡一时的LEGO MindStorm机器人,当年我们的朋友Tinyfool就买过一个,一度沉迷其中,还会看到西乔画的我曾经疯狂的挖Bitcoin……还有很多很多,我相信一定有一些读者看到这些时会心一笑,就像读到了那句著名的”所有的进程都是平等的,但有一些比其他更加平等。”
这部漫画本身也采用了工程的方法创作,所谓工程的方法,就是放大团队的优势,隐藏团队的弱势,分阶段进行。西乔采用了一种粗糙的画法,并使之成为了一种符合程序员和黑客文化的简单风格,就漫画本身来说,画法粗糙是弱势,但在黑客的文化背景下,这个弱项反而变成了优势。和软件工程一样,任何一个团队资源都是有限的,你不可能获得一个在各方面都完美的团队,如果你真的获得了,那么管理本身通常又不能匹配这样的明星团队从而变成弱势。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完成目标就成了工程管理的艺术,而当这个资源有限的团队长大之后,这些就成了公司的基因。接受资源的限制和世界的不完美,才能让项目持续和成长,这是我们在漫画中通过各种故事告诉大家的,也是这部漫画今天能够存在和发展的基础。
当然,我们也有很多遗憾,最遗憾的莫过于一直没能开始新媒体和跨媒体的尝试。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面,这部漫画始终就停留在了blog上的画稿和杂志上的印刷品,我们几次想尝试新媒体,但都因为时间和精力关系没能实现。除了漫画,我们希望把创作的背景故事重新写出来,放进app和网站中,而整理这些旧事又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一直难以开始。无论如何,这会是我们下面一年努力的事情,希望能尽快让这部漫画在更多的载体上和大家见面。
所有的荣誉应该归功于西乔,虽然主意是我出的,但一直坚持画了四年之久的是她,这是了不起的毅力,我看着她在每一个截稿日之前的痛苦和彻夜难眠(主要是拖延症造成的),这些让这部漫画对我们来说尤其真实,所以之前我说了,对于我们来说,这部漫画是一个生命。 最后,感谢一直帮助和支持这部漫画的朋友们,感谢韩磊,刘江,李骏(Soulhacker),余晟(Yurii),冯大辉(Fenng),高春辉,李亮(Holly/Opensky2)…感谢你们提供的建议和帮助,最要感谢的还是漫画的读者们,是你们让这部漫画有了存在下去的意义。

2013年6月30日凌晨于上海

4年前的6月,这部漫画诞生了。正好这期也是50期,所以我画了一个和以往不同的故事。同时这部漫画背后的人,霍炬,也为它写了一点东西。(和我总是在截稿日那天才熬夜作画一样,我们的纪念文章也写于6月的最后一天。)
载于《程序员》杂志2013年第7期。
点击看大图

 别人的记忆——《神秘的程序员们》系列漫画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

载于《程序员》杂志2013年第6期。
连黑多家公司。黑的就是你们。
此外下个月是本漫画面世4周年纪念,同时也是第50期。搞点米啊玩意庆贺一下咧?
点击看大图

 无所适从——《神秘的程序员们》系列漫画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

载于《程序员》杂志2013年第5期。
画大型机画死我了。
点击看大图

预言?——《神秘的程序员们》系列漫画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

载于《程序员》杂志2013年第4期。
点击看大图

 美丽的表相——《神秘的程序员们》系列漫画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

多么垃圾的设计稿上只要加上黄金螺旋,看起来就像是经过专业设计的垃圾了。

上图是我用随便找到的一张照片做的演示,经过几十分钟的研究,我发现非常巧合滴是,这抠菊花的造型也如此完美地契合了斐波纳契黄金螺旋这一神秘的美的规律,专业,紧密,浑然天成。
如果你的设计稿不入流怎么办,找黄金螺旋,缩放来缩放去,一定找到你设计稿里某个元素能凑上的边线或拐点,咔嚓对上了。这就叫艺术“掉书袋”吧。
当然我同意创造一种基于数学思维的艺术是可能的。在设计中运用几何结构是一个非常古老流派。在设计中使用Grid system或参考线是可取的,很多情况下非常有效的,用来统筹布局、统一定位。对称,等分,黄金分割在视觉上的确也有特别的效果。比较离奇的还有√2、√3、√5这些比例,估计质数什么的也有人试过了。。。

这个流派有人信奉有人不信。但是过于迷信这些有理数或者无理数的神奇效果,我觉得是没啥必要的。用什么工具信奉什么理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出来的,得是个东西。
其它的也不多说了,我来讲一个丢勒 Albrecht Dürer 的故事。丢勒是文艺复习时期最著名的德国画家和艺术理论家之一,(我认为他的最高成就在铜版画和木刻画)。
他写过几何学著作《度量四书》和《人体比例四书》,研究的几何结构包括螺旋线、蚌线、圆外旋轮线以及三维结构、多面体结构和倍立方, “偏爱托勒密的方法超过了欧几里德的方法”,非常有前瞻性地把几何学原理应用到建筑学、工程学和版式编排设计之中。

他曾经说过:
“……没有什么东西比一张毫无技巧笨拙的图片更让健全的判断力所讨厌了,尽管花费了许多心思和努力。现在这类画家没有意识到它们自身错误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学过几何学。没有几何学知识,任何人都不可能是成为一名纯粹的艺术家,但是应该谴责他们的老师,他们自己对这种艺术是无知的。”  — 丢勒 《Of the Just Shaping of letters》 1953
丢勒代表着“健全的判断力”蔑视你们这些无知的不配称之为艺术家的小瘪三们。是不是很耳熟。

但是,然而, although, but, however, 丢勒在死前的一篇附于他的几何艺术学著作的最后一卷书后的美学短文中,他写到:“一位艺术家应该凭借丰富的视觉经验去想象一个美的事物”。“一个人随手在半张纸上花一天的时间用铅笔画出的东西,或在一块小木头上刻出的东西,可能比另一个人花了一年的辛勤劳动炮制出来的大作品更有艺术魅力。”
In other words, that an artist builds on a wealth of visual experiences in order to imagine beautiful things. Dürer’s belief in the abilities of a single artist over inspiration prompted him to assert that “one man may sketch something with his pen on half a sheet of paper in one day, or may cut it into a tiny piece of wood with his little iron, and it turns out to be better and more artistic than another’s work at which its author labours with the utmost diligence for a whole year.”

附:审美、效用与情感——关于icon和Logo设计的一些想法

载于《程序员》杂志2013年第3期。
点击看大图

 数据悲剧——《神秘的程序员们》系列漫画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



Copyright © 2007–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RSS Feed. powered by Wordpress a theme by Xiqiao.